女兒吟(高2012級8班 雷瑤)
發表時間:2011-4-6 15:43:08 來源:文學社 雷瑤 編輯:張華

     媚世紅顏有何錯,為何要承受不屬於她們的責任與苦難,那一段段被掩埋的悲涼在夢中吟唱。

                                                                         —題記

 笑漸不聞聲漸悄

霓裳羽衣,羞花姣容,如仙子般旋轉,甩袖,對著那脈脈的眼神嬌羞一笑,便有了那“牡丹枉為花中王,玉環能使百花羞”的吟唱。

她,彈琵琶,舞霓裳,而那高高在上的君王為她譜曲,為她吹奏。那麼快樂,那麼和諧,那笑聲穿透雲霄,擾亂了月宮的空寂.那時的她,笑著為他歌,為他舞,而他也笑著為她譜,為她奏,共同許下“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的誓約。那時的她,“三千寵愛在一身”,她的笑,嫵媚而多情,她的聲,輕盈而歡快。

漸漸地,她的笑聲淹沒在了“安史之亂”的鐵蹄聲中,刀槍碰撞的動蕩,她的聲終止於那無情的馬嵬坡上,終止於那一聲聲的“禍水”的責難中。

她只是一個奢望被愛的女子,有何錯?是君王沉迷女色,為什麼要她承擔“禍國”的罵名。

她吟道:我就是我,只是一個女人,一個渴望被愛的女人……

一曲高歌兩行淚

聽,那琵琶音,聲聲凄婉悲涼,“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她身著九重嫁衣,一步步走向那刺目的喜車,一步一悲吟。坐在那通往邊塞的輦車中,望著窗外漸行漸遠的長安,她“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聽著那南飛的大雁的哀鳴,她“最怕不覺淚已拆兩行”。手撫著那“倚東風,一笑嫣然,轉盼萬花羞落”的臉龐,她怨道:“君王縱使輕顏色,予奪權何畀畫工”,可恨那毛延壽,讓她背負那沉重的枷鎖。她只是一個女子,為何要擔上護國的重任,背井離鄉去和親,她只是這場政治風波里的犧牲品。

她悲歌:我就是我,只是一個女人,渴求幸福的女人……

尾聲

那一聲聲女兒吟,一陣陣清冷的琴音伴著那低吟響起,“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她們在美貌下的凄涼有誰懂,只道是禍國殃民,只知是巾幗英雄去和親。

遠方有琴,愀然空靈,聲聲催無雨,涓涓心事說給自己聽。月影幢幢,煙火幾重,燭花紅,紅塵舊夢,夢斷都成空……

 



來源:文學社 雷瑤  編輯:張華

COPYRIGHT 2008 0版權所有 08211聯合設計製作
地址:四川省大邑縣晉原鎮邑新大道188號 備案序號:蜀ICP備05013053號-1 郵政編碼:611330
Email:scdyzx@126.com 聯繫電話:88296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