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所有報答愛
發表時間:2013-4-2 09:29:46 來源:大邑中學 編輯:高2011級語文組

 201118   韓卓希

前幾年,馮小剛拍了夜宴,中國版哈姆雷特,我看到了陰謀。

前幾天,熬夜趕進度看完一本書,哈姆雷特,我沒看到“精彩”。

有人說,好的作品需要細細品味,可惜,現代節奏太快,下里巴人占得陽春白雪鰲頭。我想,我還是活得太快了。

這是一場關於愛的復仇。哈姆雷特,一個擁有榮華的王子,他的社會地位是丹麥的王子,在物質上,他是十分的富有的,沒有任何的擔憂;在精神方面,他就讀的是威登堡大學,接受的是人文主義等思想。他對世界充滿著無限的熱情,他高聲稱贊:人是何等的巧妙的天工,理性何等的高貴,智能何等的廣大……行動是多麼像天使,悟性是多麼像神明,真是世界之美,萬物之靈!他對愛情有著無盡的憧憬。在給奧菲利婭的信中,他說:你可懷疑星是火,你可懷疑太陽會動,懷疑真理變成謊言,但永莫懷疑我的情。
   
他是哈姆萊特,我看到他處在人生中一段最美好的年華,我看到這繁華的春天,青春如陽光般閃耀。
   就在這時,父親的突然離世讓他從威登堡趕回,而等待他的,是母親改嫁叔父的不堪;是崇敬的父親亡魂因仇恨而扭曲的亡魂;是昔日好友的背叛試探;是愛人的遠離和利用。當整個宮廷陰謀開始顯露出輪廓,丹麥的天沉沉地陰了下去,他需要的,是以一顆勇士的心直面慘淡的血淋淋的事實。有人說,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在這段關於復仇的故事中,我看到了諷刺的意味。哈姆雷特需要復仇,因為對父親的崇敬和對母親的深愛,他既是為了履行對父親的承諾進行復仇,也是對母親的不貞的痛苦反抗,這一切,都源於愛;但他所進行的復仇,又是對往日所認知的的世界的顛覆,需要他毀滅自己曾經所認知的。所以,在他聽到亡魂的話後,他發出這樣的感慨——“是的,我要從我的忘記的碑板上,拭去一切瑣碎愚蠢的記錄,一切書本上的格言,一切陳言套話,一切過去的印象,我的少年的閱歷所留下的痕跡,只讓你的命令留在我的腦筋里的書卷里,不摻雜一些下賤的廢料。,這種對往日認知的否定,也可以在第二幕第二場,與普隆尼斯的對話中看到。在對話中,他道都是些空話,空話,空話。
   
很多人說,哈姆雷特的悲劇的癥結在於他的猶疑不定,這使他在最後差點毀掉自己的復仇計劃。而在我,哈姆雷特的失敗是必然的,他的毀滅也是必然的。愛有多深,就有多心灰意冷。他的復仇,本身便是愛與仇恨之間的抗衡,也是他不得不直面自己的一次痛苦自我剝離。每一次拔劍,都是對曾經自我的一次割肉剜骨,都是讓這個血淋淋的現實對過去的一次剝皮。他的這種自我抗衡,分為3個階段。
                         
第一階段,裝瘋:
   
在聽到鬼魂的話後,哈姆雷特道:我今後也許有時候要故意裝出一副瘋瘋癲癲的樣子……”哈姆雷特在打擊面前,第一次選擇了裝瘋賣傻的計策。這一點,既可以降低國王的疑慮,也可以隱晦的抒發自己內心的糾結痛苦,最重要的是,這給了給他冷眼窺視克勞狄斯的一舉一動的機會。我們可以看到,哈姆雷特的智慧,以及他在突如其來的打擊下的沉著冷靜。但最值得註意的是,他並沒有立即相信或否定鬼魂的話,而是選擇通過自己的觀察,來確定克勞狄斯的罪行。這也是他第一次對以往所堅信的認知的一次付諸於行動的反思,也是第一次對現實的正面直視。

   
在這一階段,他迎來了兩撥人。
   
第一撥,大臣普隆尼斯:普隆尼斯自認為可以解答哈姆雷特瘋癲的緣由,決定通過用自己女兒(奧菲利婭)與哈姆雷特的愛情旁敲側擊地揭開哈姆雷特瘋癲的謎底,以此討得克勞狄斯的歡心。
   
第二撥,哈姆雷特昔日好友羅生克蘭和蓋登思鄧:兩人為了討好克勞狄斯,決定利用曾經與哈姆雷特的友情,降低哈姆雷特警覺,探知哈姆雷特瘋癲的真相。
且不說,結果如何。這兩撥人的出現本身就頗有意味。在哈姆雷特第一次對現實進行正面直視,普隆尼斯和昔日好友的出現,對他的愛情和友情徹底地進行了一次反諷。有一段話見證了這一過程——
哈姆雷特:上帝啊!倘不是因為我有了惡夢,那麼即使把我關在一個果殼裡,我也會把自己當做一個擁有無限空間的君王的。
(這一段,說明瞭他對過去對世界認知的美好和心中對世界的愛意。)
蓋登思鄧:那種惡夢便是您的野心;因為野心家本身的存在,也不過是一個夢的影子。
哈姆雷特:一個夢的本是便是影子。
   
這段話中,哈姆雷特先是肯定了過去對世界的美好認知,把自己當做擁有無限空間的君王既是對自己未來的掌握,也是對萬物的憐愛。而接下來,昔日好友對他的否定和急於維護新皇權的語言,讓他不得不道出一個夢本是便是影子的言語。這中心態的轉變雖然在之前的言語中有所透露,但是第一次正式地對過去的認知的宣判。也從側面道出了他對命運無可把握的無力感,這也刺激他意識到自己不能在瘋癲中逃避復仇。

                      
第二階段 上演戲劇
   
在與昔日好友的對話中,羅生克蘭提出看戲班演出的建議讓哈姆雷特萌生了通過在克勞狄斯面前上演《貢扎古之死》,以演戲來尋求證據的計策。而在這次進一步的直面中,命運諷刺地張開嘴,再次逼迫他接受了血淋淋的一刀。
   
在這一階段,迎接他的,是兩個女人——愛人和母親。
   
奧菲利婭聽從父親和國王的安排,在哈姆雷特必經之道上等待,以自己作餌,再一次試探哈姆雷特。
   
王后出於對哈姆雷特進行規勸的心情,間接成為克勞狄斯試探哈姆雷特的又一手段。

   
在哈姆雷特和奧菲利婭的對話中,克勞狄斯感到了危機感,他那顆裝載了愧疚和警惕的敏感的心,讓他在哈姆雷特的瘋癲的言語中,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意味——“戀愛!他的精神錯亂不像是為了戀愛;他說的話雖然有些顛倒,也不像是瘋狂。他有些什麼心事盤踞在他的靈魂里,我怕它也許會產生危險的結果。繼而萌生了將哈姆雷特送往英國的想法。
   
在哈姆雷特和王后的對話,直接產生的結果,就是大臣普隆尼斯的死亡,這也導致了克勞狄斯擁有遣送哈姆雷特去往英國的藉口。
    
在我看來,這一節起到一至關重要的作用。首先,不可忽視的,是哈姆雷特在面對愛人和母親試探時,相似的規勸——

哈姆萊特 你當初就不應該相信我,因為美德不能熏陶我們罪惡的本性;我沒有愛過你。
  奧菲利婭 那麼我真是受了騙了。
  哈姆萊特 進尼姑庵去吧;為什麼你要生一群罪人出來呢?我自己還不算是一個頂壞的人;可是我可以指出我的許多過失,一個人有了那些過失,他的母親還是不要生下他來的好。我很驕傲,有仇必報,富於野心,我的罪惡是那麼多,連我的思想也容納不下,我的想像也不能給它們形像,甚至於我都沒有充分的時間可以把它們實行出來。像我這樣的家伙,匍匐於天地之間,有什麼用處呢?我們都是些十足的壞人;一個也不要相信我們。進尼姑庵去吧。你的父親呢?

哈姆雷特: , 把那腐壞的一半扔掉, 去用另一半來過純潔的生活罷。晚安...可是別去我叔父的寢床那兒。就算您已毫無貞操, 但是您也可以裝個樣子。習性是個可畏的魔鬼: 它能把人類反抗邪惡之良知 食凈罄; 但它亦能作個神聖的天使: 它能使善行習以為常。 您今夜之抑制, 能使明夜之節禁來之稍為容易, 後天的更加容易。 反覆的行事能改變一人之天性: 它能讓惡魔留宿於人們心內, 但是也能堅決的把它從人們的心靈中驅逐出去。讓我再度的向您道個晚安。 當您有心懺悔時, 我也會來向您求個祝福的。

   
從哈姆雷特對兩人的對話中,可以發現,他在極力輓救愛人還未墮落和母親已經墮落的靈魂,他的憤恨,既是對母親行為的痛苦流露與發泄,也是看到溫柔的規勸已無法驚醒母親的靈魂(由老哈姆雷特的溫柔對待可見)。他的憤恨,他的規勸,皆來自於他難拋棄的愛,這也導致了他在來不及做好一切的情況下,被克勞狄斯搶占先機送往英國——這應該是對他延宕性格造成的後果的暗示。而他的所為,恰好和見到兩人前關於“to be or not to be”的思索心理的展現。在這一次的對現實的直面和對自我認知的剝離中,對於哈姆雷特而言,最痛苦的不是復仇,而是復仇所意味的對一切所感受到一切美好的否定和破滅後的殘損不堪的真實世界。所以他提出了“to be or not to be”的言論。他的猶豫,象徵著人的正常情態——是閉眼不見,假裝自己還沉浸美好,還是在痛苦中直面真實。這個,應該是莎翁對人文主義的一種隱喻,這不禁讓我想起魯迅的一段話: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裡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輓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麽? 這應該,是對“to be or not to be”最好的闡釋。而這個疑問,不僅僅問的,是人文主義者,這個,是對亘古以來的所有人類的疑問,包括你我——在自身利益面前,是否你我甘願拋下安逸生活,甘心冒著付出生命的代價的危險,為正義吶喊? 雨果曾經說過:哈姆萊特像我們每一個人一樣真實,但又要比我們偉大。他是一個巨人,卻是一個真實的人。因為哈姆萊特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我們大家。哈姆萊特不是某一個人,而是人。人,在面對生存還是毀滅的問題的時候,是抱持希望奮力一搏還是繼續麻木的沉寂下去,是死火般凍滅還是燒盡,是在沉默中爆發還是在沉默中死去,是為了這希望...叫起靈魂來目睹他自己的腐爛的屍骸還是繼續說誑和做夢

   
哈姆雷特的行動力遠遠遜於李爾王,但正是他的這份對於人生存在意義的思考,使其遠遠的超過了李爾王的行動價值。極富正義感的他在這座最壞的監獄中,無人可以傾訴自己的彷徨、苦悶,致使他的性格內向,但亦堅定著復仇的宏願。形成了他性格的延宕

                             
第三階段 復仇
   
當哈姆雷特決定回國復仇時,他已經做出了與過去認知的割袍斷義的舉動。這一場復仇,卻結束地出乎意料地簡單,像是莎翁對命運無常的又一次反諷。他猶疑多年,在“TO BE OR NOT TO BE”之間徘徊不決,竟不知,結束得這樣簡明直接。因為愛,他選擇了復仇這一種與愛相反的舉動,卻失去了所有的愛——第一個諷刺,是愛人奧菲利婭的死亡;第二個諷刺,是母親為他鼓舞而喝下的毒酒;第三個諷刺,他用所有報答愛,而所愛之人所愛之世再不相見,生前沒有,死後亦無。


在哈姆雷特的結尾,王子端了酒盃,死在自己手下。無不凄涼。他說:“你可以把這兒所發生的一切事實告訴他,此為僅餘沉默而已。”好一個,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倒末了,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凈。
忽地想起,在夜宴結尾,無鸞死在婉兒的懷裡,我想,他很幸福。他在一切的結尾,看到了陰謀下的愛,甚為溫暖。無鸞說,能死真好。

電視里,張靚穎還在唱著——
我用所有報答愛,
而你卻,不回來。
歲月,從此一刀兩段。
永不見風雨。

君不見,所有人生都催人淚下。

 



來源:大邑中學  編輯:高2011級語文組


COPYRIGHT 2008 0版權所有 08211聯合設計製作
地址:四川省大邑縣晉原鎮邑新大道188號 備案序號:蜀ICP備05013053號-1 郵政編碼:611330
Email:scdyzx@126.com 聯繫電話:88296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