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與愛(高2014級4班 白馨燁)
發表時間:2016-5-12 11:18:48 來源:0 編輯:汪妍楷

愛的是心中所念,憂的是所念之事。----題記

我不知道何為憂何為愛,在淺薄的認知世界內,偉大人物們總是先憂後愛。范仲淹“先天下之憂而又憂”,藺相如“以先歸家之急而後私仇也”,屈子“哀民生之多艱”,張橫渠“為天地立心為民生立命”……

偉大人物們憂患著,憂慮著。他們的生命也豐盈豐盛著,偉大著,幸福著。仿佛生來就是偉大的就應該活在“憂”中,只因他們不曾長篇累贅的去描繪敘述過自己的愛,不曾解釋為何慮為何患。

古去今又來,只見辛棄疾憂著“把吳鉤看了欄桿拍遍”,慈母憂著手中線“密密縫,意恐游子遲遲歸,杜甫憂著一心“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霍去病憂著“匈奴未滅,何以家為……

我不知道如何憂如何愛,我不敢斷言不敢妄以臆度,我不知道為什麼艾青的眼中常含淚水,他說: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我這樣想著,所有憂與愛同在,憂是愛抵達深處所形成的嗎?

在遙遠的爾格達,特蕾莎修女用行動告訴我:是這樣的。他的一生光輝月盡數奉獻給平民窟—一個像地獄的存在。竭盡一生,窮盡一世他在地獄施以愛與恩慈。

在過去的歐洲戰場南丁格爾同樣證明瞭憂是因為愛,憂是因為足夠愛。於是就永蓄著一份成長的力量。於是就沒有去不完的路。於是他在炮火里施以星光和陽

在冰冷的牢獄之中,司馬遷、曼德拉正在受難,歷盡非人苦痛。他們前者憂著可能被遺忘卻必須去銘記的歷史,後者憂著因黑色皮膚被歧視的同胞。

在遼闊無垠的疆域,李時珍、餘秋雨在跋山涉水,逆流而上泅渡霜冷長河。他們前者憂著缺少草藥的病人,後者憂著古城古址古遺跡。

……

我這樣想著,走遍天涯、洗盡鉛華、揀盡寒枝、歌盡桃花之後,盈盈然即時,我得知因為足夠愛而生的憂才是成熟的愛與憂,隨時憂皆因隨處愛,不求浮誇華麗堆砌修辭錶面。

  我們應當效仿的。即使沒有大風起兮雲飛揚的凌雲壯志。也應當憂慮身邊,事無巨細。去擁有成熟的愛,成熟的愛自有萬鈞之力。

  我們應當學會的。學會成熟。成熟是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聲響;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一種無須聲張的厚實。然後再去愛去憂。

  去愛心中所念,去憂所念之事。

 



來源:0  編輯:汪妍楷
COPYRIGHT 2008 0版權所有 08211聯合設計製作
地址:四川省大邑縣晉原鎮邑新大道188號 備案序號:蜀ICP備05013053號-1 郵政編碼:611330
Email:scdyzx@126.com 聯繫電話:88296990